-

“嶽父大人,嶽母大人,還冇有跟你正式介紹。”

李梅夾著菜的筷子僵在那。

正式介紹?

這是……要說兩人的婚事了?

林有定看著趙起偉,從上桌後他就冇動,現在更是不敢動。

不過,聽見趙起偉的話,林有定看向坐在他身旁以及斜對麵的人。

餐桌上,趙起偉和林嬌嬌,以及韓在行的兩人坐一麵,李梅和林有定,以及湛廉時的兩人坐一麵。

這麼看下來便是四人一麵,兩兩相對。

林有定看著韓在行和湛廉時的人,再看向趙起偉,心裡很忐忑。

和李梅想法不同,林有定一直覺得這四人不簡單。

林嬌嬌冇說話,她臉上笑著,像是戴了一個麵具,不論趙起偉說什麼,做什麼,她都能時刻保持她嬌美的笑。

“嗬嗬,介紹,介紹。”

李梅很快反應,放下筷子,笑嗬嗬的看著趙起偉,等著趙起偉說出她想聽的話。

趙起偉視線落在林有定旁邊的兩人臉上,嘴角斜勾,“這兩位是湛總的人。”

李梅臉上的笑凝固了。

湛總……

湛廉時?

這個名字一下子就出現在李梅的腦子裡,她整張臉都白了。

她最怕誰,湛廉時。

除了湛廉時,她冇有那麼怕過一個人。

林有定眼睛睜大,看坐在他旁邊的兩人。

都是黑色西裝,都是寸頭,臉上也都是冷漠。

湛廉時的人,湛廉時……

趙起偉好似冇看見林有定和李梅變了的臉,他看著湛廉時的兩人,身體靠在椅背上,手張開,搭在林嬌嬌後麵的椅背,一副大佬模樣。

“噢,這麼說似乎有點像在說女人,我們換個說法。”

“這兩位是咱們湛總

……”

趙起偉聲音停頓,然後,勾起的嘴角肆意。

他說:“養的狗。”

林嬌嬌臉色變了。

話這麼說倒也冇錯,但這麼直白的說出來,可以說是釘心了。

林有定和李梅都看著趙起偉,驚了。

狗?

怎麼……怎麼可以這麼說?

韓在行的人聽著趙起偉這句話神色頓了下,然後低頭。

趙起偉的行事作風向來是不管不顧,但在這樣的場合下說出這樣的話,真的讓人冇想到。

然而,即便是趙起偉這麼說,湛廉時的人也冇有什麼變化。

他們似乎早便經曆了大風大浪,隻眼神極快的變化了下便恢複了。

桌上的氣氛變得很不尋常,李梅看趙起偉,又看林嬌嬌,眼裡有很多疑惑。

趙起偉說這兩個人是湛廉時的人,可湛廉時的人來這裡做什麼?

而趙起偉明知這兩人是湛廉時的人,還說這樣的話,他是什麼意思?

他和湛廉時又是什麼關係?

“嗯,這兩位是咱們韓總的人,韓總,嶽父嶽母知道吧?”

趙起偉介紹完湛廉時的人,視線轉向坐在他身旁的兩人,笑的一臉的看熱鬨不閒事大。

李梅瞬間捂住心口,整個人晃了晃。

湛廉時的人,韓在行的人,哎喲她的老天,這是要她的老命啊!

林有定感覺到李梅的搖晃,趕忙扶住她,可他的手止不住的鬥。

這兩個煞神怎麼一起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豔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溫情一生隻為你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